可我偏偏是个总爱痴心妄想的人。

织梦

和 @逢安 同学的联文!两个乐子人的发疯产物,没有十年脑血栓写不出来这玩意,很雷预警,现在跑还来得及!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忘川的彼岸花依旧开得炽烈夺目,鲜红的花瓣交织为一片血红色的冥花之海,在阴暗的黄泉路上绽放出夺目的光华。


  踏过残花,置身彼岸。


  阴湿沉重的鬼气并不能遮掩他身上的出尘之势。黑衣老翁独自伫立,在铺天盖地的艳红中格外夺目。


  黑红的颜彩华贵而诡谲,他手中提着一盏幽幽放光的魂灯,灯火摇曳,舔舐着冥府无边无际的夜。


  不知他念了句什么,魂灯蓦然放出盛大的异彩,霎时,一道绛紫霞光冲破了忘川阴......

+

深夜冒泡,小魏最后和子秉同学的会面确有其事,虽然和刻板印象不符合,但后者确实难得地示弱且默默挨骂了……记载在秋水篇里,有人甚至认为这篇的作者就是小魏。

之前一直没有理解小魏的心理活动,就一直拖着没有写,结果反而是写的过程中想到了一点。感觉他俩最后的决裂并不是因为情谊不存在了,而是当小魏走出灵寿城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被时间抛弃了,而子秉还有热烈的一辈子要去活,他们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小魏的一生很长,而他要用一生去尝试走出时间。栖栖世中事,岁月共相疏,去去百年外,声名同翕如。我弃世,世亦弃我,世与我相弃也

+

啊啊啊!想要评论——因为小魏真的挺可爱

+

一年一度的活动,但这个不缺德

祝稷下所有老师教师节快乐!学生这里送上一首《莫生气》。


人生就像一场戏,今世有缘才相聚。

相处一处不容易,人人应该去珍惜。

世上万物般般有,哪能件件如我意。

为了小事发脾气,回想起来又何必。

他人气我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生气伤肝又伤脾,促人衰老又生疾。

看病花钱又受罪,还说气病治非易。

小人量小不让人,常常气人气自己。

君子量大同天地,好事坏事包在里。

他人骂我我装聋,高声上天低入地。

我若错了真该骂,诚心改正受教育。

要是根本没那事,全当他是骂自己。

左亲右邻团结好,家庭和睦乐无比。

夫妻互助又亲爱,朝夕相伴笑嘻嘻。

政通人和享天伦,晚年幸福甜如蜜。......

+

【魏牟中心向】人间一度

某天我突然无比烦闷,并非是被外物所伤的恼恨,而是潜滋暗长的空虚。几乎每一次,当我读书,蹂躏花,探头探脑,仰望天空,幻想,削竹简,酗酒未遂,用指尖相互摩擦着玩试图打响指,以及诸如此类会招致禁闭的快乐事,一旦入神过了头,就会如提线木偶一般,连着眼球和颅骨的粗筋被唰地勾起来,牵着我向宫外灰色的石板街望去。沿街叫卖糖人泥塑、贩卖首饰和小玩意的小贩都消失了,雪白的送葬队伍在街上飘飘悠悠地走,为首的人如蛛丝般的细脖子上垂着棱角分明的大脑袋。连通另一个世界的黄金门悄然开启,阴冷的穿堂风如海潮般涌进来,房间腥臭弥漫,四周充斥着粘腻的挤压声,仿佛有一万颗眼珠对着我咕噜噜乱转;我则妥帖地穿着寿衣,峨冠博带,飘飘欲...

+

一年一度的缺德活动又开始了

子秉同志教师节快乐!

+

子秉同学中元节快乐!!!

+

【朝耀】择日疯

反社会标本元素:

  和@共相与个相 写了联文


  ★国设/朝耀


◆“容我择日疯,来年撞日死。”


  🎐 


[图片]



  


  

+

一年一度的缺德活动开始了

子秉同志教师节快乐!!!

+

“这种荒乎其唐的疯狂不过是要理解它自身的一种镇静!”(《白鲸》)

送给主角同志。

+

我试了几次用沉痛的语气写一些幽默的故事,但是好像……呃,不太成功?

+

镇痛乃神圣之举(上)

AU


01.

有一段时间我很厌恶人。像个血袋,胶质皮肤里饱胀着暗红粘稠的液体,红瓤子,戳一戳会柔软地凹陷下去,发白,不过大多数时候凹处是蜡黄的,脖子除外,我看不见用力掐的样子,不过我想它应该会变红,动脉阻塞,滴滴声从压力源扩散开来,红灯亮。皮层下面是密布的神经和青绿有时发紫的血管,它们看上去很安静,只会随着脉搏起伏,但我保证我听到它们吱嘎吱嘎的摩擦声了!我常常二十分钟盯着我的手腕什么也不干,然后像没有经验的挂科学生检查或摆弄手表一样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轻轻贴上去屏住呼吸——嘶嘶!黑色飞虫在鼓膜上撞来撞去。我有时会这样问自己:我明明没有动啊?它们就不在摩擦,我听到的只是幻觉啦。然而你忽略了一...

+

哈哈哈考完啦!大家有没有什么想看我写的?我紧会写的写吧(ง •̀_•́)ง

+

没有人看但很有意思真的很想说的小彩蛋或者叨叨(一)

关于《他长卧在足有五英寻的深处》:

1.标题主语是哈姆雷特的父亲,或许是文中情感关系的照应。若是正经一点说,哈姆雷特开始为父报仇心智坚定,然而随着剧情发展他逐渐变得复杂、多疑,充满怀疑主义色彩,选取这一标题是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隐喻了主角精神状态变化,且哈姆雷特的父亲在主线剧情展开前已死亡,文中两人都还活着,于是暗示哈姆雷特式的心态转化提前发生。

2.“一根棉线引燃另一根棉线”如果我没有记错,用典源于《会饮篇》。

3.搪瓷盆出自《尤利西斯》,青铜亚述动物和落叶阔叶林出自《故园风雨后》。

4.黄苹果河在之前的文中也有出场,详见《卡特利兰花》。

5.“向经验世界宣战”是我十分喜爱的一句话,...

+

最近很忙没时间更文,于是想抽空搞一个“没有人看但很有意思真的很想说的小彩蛋或者叨叨”系列!

大家可否愿意回复希望从哪一篇开始呢?没有的话我就想到哪里写哪里啦!

+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以作者的身份说这样长的一段话了。究其原因,是我遇到的问题严重影响了我的心理状态,以致到了不可自我消化的地步。于是我选择说出来,谋求解决,或是解脱。

关于我的文章,我以前恬不知耻地觉得还不错。书也读了,句子想办法详细贴切,字数不算少,收到的评价也多是正面的。这给予我莫大的支持和肯定,说我爱你们都显得很轻浮。

然而,身为一个很悲观的人,我总是能准确地打击自己。我注意到,对我的评论几乎全部是文笔方面的,对人物塑造却绝口不提。谈到喜欢的作品,也多是很久以前用词华丽、具有画面感,但明显欠缺流畅性和人物塑造的东西。我有几篇文章想要探讨一个主题,或是解决一些问题,很用心地写、改,发的时候...

+

突然什么也写不出来,想问问大家对我笔下的角色有什么看法!觉得他们性格是什么样的?可不可爱?尽管我文中有很多判断性的语句,但我从没有以作者的身份给出一个合适的定义,所以非常想知道!(拜托了)

+

虽然应该没有人回吧……但还是很期待的!哪条问题都可以!!!

堅決不尋-Fuhiro- (提问箱在置顶):

👆🙏🙏🙏🙏🙏

哪條問題都可以

感謝圖片原創者,轉載請標示出處,不要擅自下載圖片

Gcmsun:

来和我互动一下吧(๑´ㅂ`๑),期待每一个评论!!!!


+

他卧在足有五英寻的深处

他半跪在床边,祈祷,十指交握。愿你声名不坠,愿你像日月一样久长。三次十字划下,我登上天主的祭坛。他不信教,使这一标准虔诚的举动看上去像个恶劣的玩笑,或是明目张胆的遮掩推脱:我甚至为他祈祷。尽管我是个客观唯心主义者,但我为他祈祷。褐色麻织斗篷的信徒群中,他撑起一柄猩红雨伞有如摩西分海。如此情深,碧华小姐不离身的胭脂扣。

我心知肚明这是他惯用的手段,称引譬喻来否定辩敌,这次拉上虚妄与神,雄辩而严谨,伴有尖刻的幽默,这一点很像我。他是我的好学生。我们都迷醉于论辩的美学价值,构建一种逻辑,一种秩序,唇齿之间诞生一幕新世界,一根棉线引燃另一根棉线,齿轮间炽烈的勾缠、碰撞。即便它不能直接创造经济效益,但...

+

我的文真的烂到这种程度了嘛?本来热度就人生惨淡,一说想要评论(真心话)居然啥也没了😂,果然人不能太贪心,小金鱼摇摇尾巴游走了) _(:з」∠)_

+

前程似锦

圣杯战争AU[图片]

+

光辉岁月

*性转预警


惠施说在这里等我,她说好,心头涌起一股几近窒息的痛感与快感。她爱,并因为这爱而负有罪责,这给她一种命中注定、永世难脱的浪漫——嘴唇红如樱桃的年纪,尽可以伸手去摘禁忌的金苹果而不必担心蜚声与侧目。惠施永远是这样,体贴入微,对她永远迁就,就算匕首抵着他的西服前襟,他也会说公孙小姐,您这样,当真有些Killer Queen的意味呢。他凭借此点固可胜任完美情人,然他对她如此,对每个人都这样么?他还配有别的学生么?虽然她毫不在乎,我爱你与你何干,但怎么可能真不存芥蒂呢?她不像她哥哥,只会陷入痛苦、无用的内省,艺术和哲学的天堑莫过于此,对于任意一方的拥趸,另一个只不过是传情达意的工具...

+

3月17日

尸体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白膨胀突起,瞳孔扭曲着,闪过铁索的影子,钢铁的缝隙流出血来,一瞬又绞紧了,隐隐的腥红。太阳红艳艳的,他仿佛在荡秋千,很高很高,黄色绿色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龙卷风咆哮的音波,快生锈的铁和木头摩擦发出尖利的嘶鸣,沾满尘土的鞋尖踢脏行人的西装,咒骂声像痰一样吐在他的头发上。空气中厚厚地填着尼古丁,墙上黑红相间的禁烟标识被熏得发黄,边角脆脆地卷起来,他突然喘不过气,肺像吱嘎作响的旧风箱,肌肉和隔膜的交谈如此生涩,他大口吸入混浊的空气,浓稠的白烟灌进喉管,表情极度痛苦,仿佛在吞食熔化的铅块。他本来微俯下身去瞻仰遗容,现在却脱力地一头栽倒在惠施的遗体上,胸前的白花挤压得变形,鼻腔中又灌...

+

【战国双辩】遥遥

 @蒂思 It's for you. 


他说,惠施于我,是一点白。


他们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对于细节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他们谈得很投缘,钻研奇诡的论点和繁杂的命题。这件事是惠施的友人记下来的,他在记述的时候,颇有些嫌弃意味,美化一下就是不忍知交明珠暗投。他产生这样的感受合情合理,毕竟实用主义是名家学者永远的痛点。事实上,纵论当时学界,风评之差也莫过于此了,无论是长辈同辈还是晚辈,写书当面还是背后,全部向他们集火,只有在这时才达成了一致。说句玩笑话,二位真能担得上和平使者的雅号。

因此他们大多人生坎坷。敢于向经验世界宣战的人注定被经验掩埋,总没有什么...

+

【辩者之徒组】桃花桃花

武侠AU


他们在山口截住车队,一时刀光四起,血沫横飞。名家向来讲究轻灵迅捷,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整个镖队就被灭了口。轿里小公子生养在锦绣堆里,哪里见过这般景象,捻着帽带怔怔无声,公孙从外掀起轿帘,顺手抹去他脸上飞溅血污,对他笑一笑。彼时他还极年少,微笑鲜活烂漫,应当是很好看的。小公子便不怕了,仿佛被摄了魂一般,也绽出一个笑来,随即闻到一股甜香,身子晃了晃,软软地倒下了。

公孙把手中白瓷瓶塞好,回身看时,桓团正寻那古籍,毁锁开箱,金石玉器抛了一地,叮叮当当煞是好听。于是他仍微微笑着,去探众镖师鼻息,若还有气,便在咽喉补上一刀。他查完最后一个人,桓团正好把锦缎包着的书递到他手里,那人喉间鲜血...

+

可……可以拥有嘛?(忐忑)

堅決不尋-Fuhiro- (看置頂.想被評論):

【欢迎转载】

希望能帮到广大写手寻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答案。

写手请随便转载, 但请善用loft的转载功能, 不要另外自己再上传同样的图。这是身为图片原作者的小小请求, 谢谢!

祝有人搭理!

*之前其实上传过这图, 但当时被无授权大幅转载, 所以在此再次上传一个有水印的版本, 希望大家有缘见到的话, 可以转载这个版本, 而不是之前无水印的版本。

就算我这里没人回答, 只要能帮到一些写手得到回答就很满足...

+

荒原

末日AU


“烧书吧。”他平静地说。我冻得头脑发晕,只能把音节一一记下,再回想几遍,半认半猜地理出意思。哦,书,我想,导航是个只会说大话的花花公子,甜言蜜语勾勒出丰美诱人的补给站,实地只有四壁得以栖身。他不等我回应,就起身推开简陋的木门,身影匆匆没入暴风雪中。他根本没想征求我的意见,我在心里抱怨,这是通知,不是商量。虽然他的确有这个资格。但后来某一刻我突然想通了,他是怕他自己反悔。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当时冷得不太清醒,有些事情总不能很好地理解,有些话也记不清了。

门外不远处就停着运输车,要想达到目的应该很容易。但他却去了很久。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表因低温已不能工作,总之是一个令人担心的时...

+

河川

武侠AU片段


他喉间的血沫涌出来,抬手用衣袖拭了,“邹君,我拜托你三件事情。不知应不应得?”

邹衍道:“只要不违背道义,我一定尽力去办。”

“是因为仁义吧。我反了一辈子仁义,现在看来,倒也不是个坏东西。第一件,我死之后,你把我的著作全部烧了,不可有一字遗存。我曾于九年前三月初二烧了我教藏书阁,我得拿这个来还。”

邹衍道:“这个容易。”他暗道,这邪术早不该存于世上,此语正合我意。

“第二件,赵家的三公子……替我贺他生辰。切不可提我名字。他年纪尚轻,总不免……太多情了些。”他又咳出一口血。

邹衍记下那人姓名、籍贯,问及时间时,公孙龙摇摇头说他也不清楚,只记得有这回事。他想,我终不敢...

+

考完了开始兴风作浪!x

咳咳,这不也满二十粉了嘛,想庆祝一下(你这个家伙好寒酸啊)……大家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我紧会写的写(愧)

+

© 共相与个相 | Powered by LOFTER